• -->
  • 广告及爆料:18007768899 招聘:2222228、18007768882、18007766881
找房    找车    找工作    装修建材
  • 全部
  • 帖子
  • 文章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全部
发帖
        村民掠夺
   小时候,我们村后面的小山上有一大片板栗园,最大的一棵要三四个成年人才能合抱住,最小的也要一个成年人才能抱得住。那里是我们儿时的乐园,每当板栗成熟时,我们小孩童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后山里去检板栗,早熟的板栗躲在草丛里、藏在石子下,总会让我们有不少收获。力气大的小孩拾起小石子,奋力往大树上扔去,毛板栗球一个个地掉下来,是我们最爱玩的勾当。其他季节,那里也是我们游戏的好地方,那方小乐土伴随着我们快乐成长。后来,板栗园平分到户,每家每户都分到一两棵。因为小孩子的淘气,有的家庭根本收获不到什么板栗,就干脆把果树给砍了,慢慢地这片果园就没了,儿童的趣事成了一种回忆。
   儿时,山里是成片成片的油茶树,每当油茶花开时,山林是一片白色的海洋。也是我们儿时的好去处,我们成群结队地跑到山林里,拿着小管子,在一朵一朵的鲜花上吸取着花蜜。油茶树上还结着一种可食的花片,我们一袋袋的采回家,给我们贫穷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。
   从我记事起,每一位村官上任,做的每一件事就是分田、分山、分土,他们总想着法子让自己家里能分到好的田地。承包到户的头几年,村民们还会对自己家的田地精耕细作,后来很少有人愿花心思打理自家的田地,都是盼望着下一次重新分家的时候能中个头彩。
   首先遭殃的是满山遍野的油茶树,有人砍树,无人除草,几年下来,野草盛过树林。冬天里,小孩与村民有意无意地放火烧山。现在,山里树木难觅。政府部门看到遍地的荒山野岭,由政府提供树苗,组织过多次植树活动,但是有人种树,无人管理,山还是那样光秃秃的山。承包到到户,每家每户那么几亩山、几分田地,耕种收获不大,加之青壮年都在外打工,现在整个山林荒芜,田地也少有人耕种。
   上帝的恩赐,让我们山地的下面埋藏着不少的锰矿,村民除了在外打工的,都在家挖锰矿。放眼望去,就是一个巨大的矿区。每当大雨来临时,那些鲜土被冲得到处都是。现在因为锰矿价钱低,没人挖矿,一片萧条。
  近几十年来,对环境的破坏超过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国。我不知道我们的下一代会不会知道,我们的小山村原来可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,后山里还有过着狼的存在,而不是现在连小鸟都难见的村庄。村里没人作历史,这一切一定会湮灭在时间的长廊里。


笔者:谭树如电话:18024383163, QQ:877538663。联系QQ赠送《环境保护活动计划书》
很想天空蓝一点,河流干净一点,森林多一点,长江没洪水,黄河不断流,没有沙尘暴,没有雾霾,没有干旱,没有洪水。保护环境你的责任,我的使命。

 
   举报 10楼  发表于: 2017-07-30  回复
         沉痛悼念“宁乡灾害”亡灵
看着《湖南宁乡遭60年来最严重灾害 遇难失联等达44人》,总想写点什么,但心里老堵得慌,害怕面对屏幕。四川茂县山体垮塌,还没有平复,又来一个宁乡灾害,一个个生命,就这样远离人世。
“强降雨短时间内形成了巨大的地表径流,再加上湘江高水位的同时顶托,导致了巨大的洪水。”原来跟我们家乡“绝户式”开挖矿产也有一定关联。家乡在湘江支流,开挖低价值的锰矿都是用推土机、挖掘机把整座山给挖掉,用高扬程水泵冲洗,把一条小时候可以直接饮用的舂陵河变成一条小黄河。大量泥沙涌入湘江,沉积在长江、洞庭,使水位抬高,泄洪面积减少。
笔者分析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的原因是因为山上无大树,捱了不少网友的骂,说那是石头山,长不出大树来。看着宁乡山体垮塌的图片,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山上没有什么树木。作为湖南人,笔者可以肯定,湖南的山可以长出参天大树。几十年前,家乡的大山里有狼、老虎,到处都是参天大树。就算是石头山,树木的生命力顽强,只要不砍伐,就能在石头上开出花来。
万幸的是“宁乡灾害”只是60年一遇的灾害,如果三百年、五百年、一千年一遇的灾难会是什么样?后果不敢想象。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我们还是要多想想一点可怕的局面,而为之作出预防。
宁乡灾害,是天灾,更是人祸。如果多一点森林,没有“绝户式”采矿,结局一定不会这样。相对全国不断涌现的三百年一遇、五百年一遇的灾害,60年一遇,应当只是一个小小的灾害,不应当造成这么大的损失,不应当造成这么多的亡灵。
98洪水,不是历史上最大的,造成的损失却是历史上最大的,因为我们的生态环境越来越脆弱。乱砍乱伐,只伐不种,偶尔种了,又没有人理。掠夺式对待我们的生存环境。老天回报我们的是洪水、干旱、泥石流,山体垮塌。
有网友说,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必须经历的痛,还说中国人口多。日本经济雄居世界第二,人口密度超过中国,更处地震多发带,却能把日本建设成一个森林国家。
逝者已矣   生者节哀。我们更应行动起来,为保护环境而努力。不爱惜我们的生存环境,老天就会要我们的命。愿宁乡灾害亡灵安息吧,一路走好。

笔者:谭树如电话:18024383163, QQ:877538663。联系QQ赠送环境保护活动计划书
很想天空蓝一点,河流干净一点,森林多一点,长江没洪水,黄河不断流,没有沙尘暴,没有雾霾,没有干旱,没有洪水。保护环境你的责任,我的使命。
   举报 11楼  发表于: 2017-08-06  回复
     城市化、农场化、林场化
——拯救环境的法宝

我们村,平均一个人约有四分田,三分地,一亩山,这么一点资产对每一个村民来说是“鸡肋”,丢之不舍,食之无味。听说很多地方在搞“土地流转”,我也跟亲人们讨论这个话题,他们都回复说,流也流不了几个钱,有的村民宁可荒废,也不愿参加“土地流转”。
“土地流转”后,承包者,为了追求财富的最大化,那化肥一定是有多少施多少,农药想怎么打就怎么他,反正这个土地又不要传给子孙,掠夺够再说。
如果村里的田地、山林不是集体的,是私人的,极少有人愿意为了万儿八千的锰矿把整座山挖掉;更不会整个山谷的田被毁灭却没人管。村民就是为了一点绳头小利,毁山毁田毁灭一切,因为是集体的,是大家的,你不毁,他也会毁,大家争相毁灭一切,就为价值并不高的锰矿。家乡的锰矿含量低,如果单纯人工开采的话,很难赚到五十元一天。
让儿童能在父母工作地上学,大兴廉租屋,使大量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能在城市里体面地生存,把农民工变成真正的市民,走共生、共赢之路。我们的城市很大,大得可以容得下每一个国民,让每个公民,人在哪,家就在哪。处处都有爱,处处都是家,因为中国就是我们最大的家。真正的城市化,就是少一点门槛,多一点包容,让城市成为一个个公民的家。
农村的田地,实施农场化;山地实施林场化。以规模化经营代替现在的个体化经营,以机械化作业,代替手工作业。当年的邓总设计师的改革开放,说白了,就是以私有制经济代替公有制经济。中国经济能有今天的规模,完全是私有制经济的功劳。
几千年的小农经济,让每一个国人,只有对待自己的东西才会倍加珍惜。政府也应当退出这种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角色,把田地、荒山交给农场主、林场主,让他们成为国家的环保卫士。把田地、山林交给私人,山还是中国的山,田还是中国的田。只因为属于个人所有,他们一定会倍加珍惜,大不了,卖给愿意珍惜这一切的人。
政府只要当好一个裁判,山中无树,找林场主的麻烦;田地荒芜找农场主的麻烦。开采矿产一定要经过政府审核,在不能污染环境的绝对条件下才能开采。而不要象现在这样,山中无树,河里无鱼,没有人管,更找不到责任人。争相“绝户式”开采矿产也是没有人管。
在中国经济腾飞的今天,在技术高速发达的今天,我们完全有能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森林化国家。
绿山,清水,您的希望,我的梦想。

笔者:谭树如电话:18024383163 QQ877538663


   举报 12楼  发表于: 2017-08-13  回复
     温水煮青蛙
    读中学时,我们乡里有一个很大的林场,不知什么原因,一个星期不到,树林全部砍光。去中学上学的路上,要经过一个很大的乡属果园,也不知什么原因给砍了。至今,这些林场与果园都没能恢复过来。当今高科技的社会,毁灭一座森林是分分种,但要成就一座森林却是千难万难。家乡由森林小山村变成一个巨大矿区、山中无树也只用了几十年,更看不到任何变好的可能。
要说忍耐力,国人那一定是全世界第一。沙尘暴我们能忍受;雾霾我们能忍受;垃圾围城,长江洪水,黄河断流我们都能忍受。我们就象温水里的青蛙,不断地适应环境的不断恶化。
    从今年5月开始,笔者开展《保护环境在一起》的活动,贴子在论坛上点击很高,不少论坛一贴出去,当天点击就破万,但应者寥寥。《环境保护活动计划书》想送都没有什么人要。自己就象一个小丑,独自无力地呐喊,得到更多的是漠视与嘲笑。
笔者深知自己才疏学浅,无法写出那种“惊天地,泣鬼神”的大作来,只是凭满热血作文。看不到大作家,大文豪出声,小生不才,勇敢地站出来,只想自己生存的环境能好一点,树多一点,水清一点 ,天空蓝一点。更愿我的努力引起多一点人站出来,引起大文豪的重视。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,众爱成城。
有人说,环境恶化是经济发展必须经历的痛,还说美、日当年环境也恶化过。当年美、日发展工业化时,更多是大气污染,河流污染,他们发现问题后,及时地修正过来。而我们的环境恶化是全方位地破坏,大气污染,河流污染,水土流失,沙漠化,河流断流,洪水滔滔,干旱连连,沙尘暴,雾霾等等。我们就象一群贪婪的孩子,全方位掠夺祖国母亲的资源,不少似电船电鱼样“绝户”式掠夺。环境日益恶化,我们却找不到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,只会找借口,说当年美、日环境也恶化过。在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,我们完全可以不要受美、日曾经的污染之痛。
日本是森林国家,美国淡水鱼成灾,我们是山中无树,河里无鱼。国人的传宗接代意识,固化到每一个细胞里,却没想过,为自己儿女留些绿色的森林,干净的河流,蓝蓝的天空。专家们,只会教我们适应、适应再适应。极少有专家,教授愿为我们日渐恶化的环境,找出原因,提出改善方案。笔者提出的环境改善方案,看都没有什么人愿意看。不少网友,对笔者环境改善方案不以为然,但自己却拿不出什么高见,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。
环境日益恶化,我们却是温水里的青蛙,不要以为经济发展就足够了,只要一场天灾就能把我们打回到原始社会。我们一点不珍惜我们的生存环境,老天一定会惩罚我们。
环境日益恶化,我们却不行动起来,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生存环境?我们更象是温水里煮着的青蛙。

笔者:谭树如电话:18024383163 QQ877538663
   举报 13楼  发表于: 2017-08-20  回复
     杞人要忧天
每当听到“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发出最后的吼声。”心里总会隐隐作痛。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会把自己置于最危险的时候,我们怎么就不能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。
总喊着“伟大的民族复兴!”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,拿得出手的就是唐宗、宋祖、成吉思汗那么一二百年,其他时间多是民不聊生。唐朝最让国民骄傲了,中间一个安史之乱,就把我们的骄傲打回原形。二千多年的封建王朝,最长的只有四百多年,不断变换的王朝,都有一个相同的历程,富不过三代,朝代越往后,腐败日益严重,当百姓大面积饿死街头时,也是新王朝诞生时。每一次朝代的变换,也是成百上千万人的离世,血染的王朝,流水的皇帝。
兴百姓苦,亡百姓苦。几千年的文明古国,真正繁荣富强的时间,还没只有几百年历史美国多。雄霸世界的美国,几百年了,还看不到任何衰落的迹象。几千年历史的中国,真正繁荣富强的年代,少得可怜,更象流星划过黑暗的天空一样。
每每跟亲朋聊起家乡舂陵河变成小黄河话题,除了无奈还是无奈,也有人说这是发展经必需的,更多人是抱着漠不关心的态度,反正自己家里打了深水井,还有水喝。
杞人忧天,古智者说天不会塌下来。但太阳还有50多亿年的寿命,太阳没了,我们的天也就塌了。50亿年,我们是看不到的了。沙尘暴、雾霾、黑水河、长江洪水、黄河断流等等,却是我们能感同身受的。
每每看到美国的江河里淡水鱼成灾,野生动物在美国人后院里散步,我就会想起自己的生存环境。河里无鱼,山中无树。国人想方设法把天上飞的,水里游的,陆地上跑的变成盘中美食。今天吃了什么动物,昨天吃过什么动物成为不少人炫耀的资本。怎么抓野鸡,怎么捕野兔等等,成了不少人聊天的话题。
我们总记恨日本当年横扫大半个中国,但当年如果“洋务运动”能成功,国父孙中山如果能晚逝世十来年,国共如果不内斗,只要有一个如果发生,就没有当年八年抗战了。当年打败中国的不是日本人,是我们自己,就象日伪军多过皇军一样。
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,不断变换的朝代,成吉思汗几十万铁奇能横扫中国,英国人几千条枪能把清军打得落花流水。是因为统治集团固守着既得利益,宁可亡国也不愿变法。国民也只有到了大面积饿死街头才敢站出来。几千年来,中国只有变换朝代,没有变革成功的。
几千年来,如果不是因为高山、荒原、沙漠、大海的保护,中国能存活几千年吗?答案一定是否定的。中国古代皇帝的定义是世界中央之国。但我们真正的是偏隅世界之角。没有地理的保护,三面环山,一面临海,中国早就被别的民族横扫了。
我们不要总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发出吼声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国家亦然。杞人要忧天,我们的环境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,当年日本没能亡我中华,今天,很可能因为我们践踏环境,老天会惩罚我们。灭亡中国的不是他人,一定是我们自己。
几千年的中国,几千年的民族,我们还没有兴过,最多也就是昙花一现的繁荣。超六千万的留守儿童,就是当今的苦泪,炎黄子孙还行走在苦难的路上。




笔者:谭树如电话:18024383163, QQ:877538663。联系QQ赠送《环境保护活动计划书》
很想天空蓝一点,河流干净一点,森林多一点,长江没洪水,黄河不断流,没有沙尘暴,没有雾霾,没有干旱,没有洪水。保护环境你的责任,我的使命。


   举报 14楼  发表于: 2017-08-27  回复
拿什么拯救我们的环境
美国华人财富只比犹太人少,话语权却很低;东盟华人掌握东盟的经济命脉,却经常受排挤,更是惨遭“印尼屠华事件”;非洲华人富可敌国,动不动就遭受一个“排华事件”。造成此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,华人多只关心自己,活在自己的圈子里,爱不出圈外,不关心公共事业,不热爱公益事业。
从17年5月1日开始,笔者开展“在一起环境保护活动”,庄重承诺:网友只要发现笔者贪污“在一起环境保护活动金”一分钱,笔者赔偿他十万元。欢迎保留证据,作法院起诉用。三个月来,贴子在论坛、微博、微信等点击超三百万,回贴也不少,但只有一个人参与此活动,《环境保护活动计划书》想送,也是鲜有人问津。
笔者深知自己才疏学浅,写不出那种惊天地、泣鬼神的文章来。但看不到大文豪、大英雄站出来为保护环境而努力,小生不才站出来呐喊,不敢奢望成功,只是希望多一点人行动起来。我们不要只是抗灾,更要防灾,把中国建设成一个森林国家,减少灾害的发生。
灾害发生时,许多名人踊跃捐款,许多公司纷纷解囊。但鲜少看到名人、公司为保护环境、预防灾害而努力。汶川大地震、九寨沟地震给国人带来巨大的损失,如果四川能象日本一样到处都是森林,损失可能会小很多。最起码会少很多泥石流、山体垮塌、滑坡等。如果有参天大树支撑,地震时就会有逃生缺口,多一棵参天大树,就能多救一个人的生命。
同样的灾害,同样的条件,发生在日本造成的损失就小很多,是因为日本更注重防灾,时刻都有一种危机意识。我们更多的是: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。沙尘暴、雾霾,没能让我们多植树,洪水、干旱也不能让我们多植树。面对灾害时,我们是唉声叹气,怨天恨地,只是一抗了事,事后没有什么人吸取教训,却改变,去预防。
垃圾分类,天天喊,街上到处都是垃圾分类的桶,环卫部门收集垃圾时,却来个一窝端。总叫人民要垃圾分类,自己却不带头。深圳有一点森林城市的味道,如果能把落叶、枯枝单独收集起来燃烧发电,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宝藏。一二线城市完全有能力与资金把垃圾分类,只要我们拿出修高铁的攻关精神,没有什么办不成的。国人不自律,但服从管理。新加坡也是华人为主,他们的环保做得那么好,说明只要我们有心,没有什么做不到的。
人人都想绿山清水,个个都想环境美好,却又不愿行动。不愿付出,只想坐享其成,更有不少人在不断地掠夺环境资源,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环境?

笔者:谭树如
   举报 15楼  发表于: 2017-09-10  回复
梦回童年
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,大集体在脑海里只有一点点影子,印象最深的是田地承包到户后的场景。母亲离世得早,大哥早早就担起了照顾我们兄弟的重担。
每一年的春天,春雨过后,家门前的小河就会涨洪水。洪水一来,大哥就会带着鱼网到河岸边打鱼。第一二次的洪水,每一次大哥都能打一二十斤的鱼。有一次,大哥打了一条14斤的大鱼,卖给了他人。
家门前的小河边有一个很大的河滩,第一二次的洪水过后,河滩上象晒了一层河虾一样,每家每户都能捡一两桶的河虾。运气好了,还能捡一二条死鱼,村民捡过一条30多斤的大鱼。这个时候,是村民的节日,洪水还没退完,村民就会争先恐后地游到刚刚露出的河滩上捡鱼虾。有的时候,洪水是半夜三更才退完,家家户户,老老少少都会打着手电到河滩上捡鱼虾。
农闲时,大哥会到田野里、水沟里、池塘边捉泥鳅、抓黄鳝。家里穷,肉只有节日的时候才能吃到。鱼虾什么的,三天二头都能吃上,偶尔还能吃点乌龟、牛蛙什么的。从小学五年级到高中,都是从家里带米带菜到学校,烘干的鱼虾是我最好的营养来源。工作后,看着满桌的鱼虾,这些又肥又大,用饲料养成的鱼虾,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。
八九十年代开始,村民开始用大功率发电机电鱼,电船一过,鱼虾尽灭。村民还不断在水沟、小溪里下药或电鱼,想尽一切办法,穷尽一切所能,把大鱼、小鱼、虾米变成餐桌上的美食。让一条远离都市,没有什么工厂污染的小河变成一条没有鱼虾的死河,现在更是一条丧失功能的小黄河。
儿时,家乡漫山遍野都是油茶树。当年,我们家每年都能收获二三百斤的茶油,隔壁二个村,每家每户还可以收获近千斤的茶油。那时一斤米卖二角钱,一斤茶油卖一元钱。茶油是家里的一个很好的收入来源。茶山不用怎么管理,每一年只要到接茶果时,上山就可以了。
摘油茶果是政府统一规定的日子,每当接油茶果时,就成了村民的盛大节日。村民会把亲朋请来,大肉大鱼的伺候,亲朋离去时,还会支付上一笔工钱。学校也会赶过来凑热闹,我们会放一星期的假,要求每一个学生交一定数量油茶果,美其名曰:义务劳动,让我们上山捡油茶果,而我们多是从家里取相应数量交给学校。
出外打工后,一次在大哥家过春节。柴火灶里烧的都是茶树枯枝,大哥家里装满一屋子的茶树枯枝。村民放火烧山,大片大片的油茶山被烧光,剩下的枯枝被村民砍回家当柴烧。加之大肆地开采锰矿,油茶树损失殆尽。
现在茶油成了一种珍稀植物油,一斤可以卖到六七十元,但却是有价无市。山是集体的山,虽然承包到户,但村民总担心政策有变,没有人愿意主动种植油茶树。政府组织过多次种树,只见种树,不见成林。
在外打工多年,钢筋水泥森林城市里呆不下,田园荒芜的家乡回不去。现实与过去交错,回不去的童年,更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总想逃离遥远的家乡,家乡的一草一木却常入梦里。
梦回童年,泪流满脸。

   举报 16楼  发表于: 2017-11-19  回复
漏斗形环境
看着《洪水穿洲 强降雨致8省份33人死亡湘江长沙段水位创历史新高》新闻报道,最大的感受就是洪水越来越频繁,旱灾越来越频繁,动不动就来个二百一遇,三百一遇的洪水、旱灾。
小时候,家乡的山上还有不少树林,山谷里的泉水一年四季不断,由于只伐不种,或只种不理,更加之近些年的“绝户式”开采矿产,家乡的山地只有小草与鲜土争艳,山谷里的泉水全都消失。
现在只要下雨,大量泥水从各个山头一泻而下,汇集一起就成了洪水。水利设施年久失修,只要天旱超过十天半月,田地里的庄稼就会绝收。没有树林这个自然水库的自然调节,现在的家乡,要么是水灾,要么是旱灾,十年九灾。无节制地开采矿产,与在外打工成为村民的唯二生计,滥挖矿产与青壮年外出又加速家乡环境的日益恶化。
雨水留不住,天晴水份快速蒸发,大地就象一个漏斗一样,留不住水。网上看到的超二百年,超三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越来越多,就是因为树林越来越少。
“橘子洲被洪水穿洲”,我们家乡的功劳不小,大量山头被挖土机挖掉,大量泥沙涌入长江、洞庭湖,抬高河床,减少湖容量。山中无树,加速水土的流失。流失的泥土,又都流入长江、洞庭。
上游为了一点点低价值的矿产,毁山毁田,毁灭一切。没人管,也没有人重视。下游抗洪抗灾,只是一抗了事,他人多是围观,看热闹的心态。我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,只关心当下的利益。山中无树,那是别人家的山,洪水滔滔,那也是发生在别人家。
少有人会想到,我们只有一个地球,我们只有一个中国,我们同一个天空,任何地方的灾害都与我们有关,任何地方的环境破坏都会对我们有影响。就算想到了,也只能是无能为力。
漏斗形的环境,漏斗形的钱袋。在天灾人祸前面,再多的钱财也抵挡不住。敬天,敬地,我们唯有敬畏的心态,大自然才会还我们一个风调雨顺,太平盛世的年代。



   举报 17楼  发表于: 2017-12-10  回复
只有工程,不见结果

清明节回老家,沿途看到一个很大的招牌“**油茶基地”,名字很高大上,但看着稀稀落落的几棵小树,野草比油茶树长势更好,心里想这也叫“基地”?就象当今社会,开一个公司就叫集团一样。
多年前,政府部门与我们村里合作,在土地里种果树,所有的土地都种上,果树还没挂果时,村民可以种其他经济作物。这次回家时,发现土地里的果树不见了,问起亲人,他们回复说,结的果没法吃,都砍了。
村后的山里,政府组织过无数次植树,植的松树,还没有大拇指大,村民就砍了用来做蔬菜的保护杆等,偶尔剩下一二棵没等长到拳头大,就被村民砍了做家用。除了家前屋后有些大树外,村里唯一剩下的树林就是村北风口河边的百来棵防护林了,如果不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护着,这些村防护林也被村官砍得没有渣了,那些村官一有事,就想打防护林的主意。
一年冬天,河对岸的大山上,火光四起,烽烟连天,整整烧了一个星期。后来政府派出飞机播种,种子是播下了,现在的大山除了野草就是青石。
偶尔上家乡的官网,今天油茶工程,明天舂陵河治理工程,后天矿山治理工程,工程年年有,山还是光秃秃的山,小河还是小黄河。十年树木,在快餐化的今天,树木长大成林太难了。
政府很有钱,工程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,但多只见开花,不见结果。破坏树林要很容易,但要建造一片树林那就是千难万难。
   举报 18楼  发表于: 2017-12-20  回复
走过垃圾屋
一次无意之中走进东莞可园一所将要拆迁的小学,宣传栏里贴着一篇到日本的旅游后感想。十多年了,我还记得这篇小学生作的《日本游记》大体意思,大街上象水洗过的一样,可以直接坐在地上。大街上闻不到一丝的异味,看不到垃圾,看不到环卫工人。
日本、欧洲的垃圾焚烧厂可以直接建在居民区,中国的垃圾焚烧厂成了全民公敌。日欧的垃圾焚烧厂,本国的垃圾喂不饱,还进口垃圾焚烧。我们国家是垃圾围城,少得可怜的垃圾焚烧厂,处理的垃圾不到九牛一毛,却还制造不少的二噁英。
每天上班,都会经过二个垃圾屋。各种垃圾混杂在一起,远远地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。相比街边随处可见日洒雨淋垃圾车,只是多了一个棚。居住在东莞一个村,虽然叫村,更象一个卫星城市。大量的工业园、工厂、公司,让我们暂住所在的村富得流油。
深圳、东莞的绿化做得好,特别是深圳,感觉有一点园林城市的味道。花开叶落,被修剪的树枝,不能象森林一样回归大地。如果能把落叶、树枝单独焚烧发电,不仅环保,更能创造不少价值。本应更护花的落叶跟厨余垃圾混杂在一起,让落叶明珠暗投,只为垃圾围城做贡献。
我们能把高铁修得全世界第一,能把公园修得美妙绝伦,更能让镇政府大楼超白宫,但却管不好垃圾围城,治不好下水道。让诗人笔下“落叶护花”的落叶找不到归处。
每次走过垃圾屋,混杂的垃圾,刺鼻的气味,让我们只能掩鼻急遁。我们躲得过刺鼻的气味,却躲不过垃圾围城,更躲不过被这刺鼻气味污染过的空气。

   举报 19楼  发表于: 01-06  回复
快速回复
限15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+再添加一个图片上传框
 
上一个 下一个
      x